进来后的容谷,轻而易举的就接受了所有人的瞩目礼。
    上次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,这次倒是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    谁知这次的容谷比上次还要放肆,他径直的走到一个位子上,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    连礼都没给墨君炎行,虽说墨君炎不在意,行礼的人多了去了,不差他这一个,心中好奇他到底想要干什么。
    但是周围的人却容不得容谷这样没规矩的。
    “成何体统。”有人大胆的指摘容谷的行为。
    正在喝水的容谷无法回应,他实在是太渴了。
    放下水杯,喝的心满意足的容谷嬉皮笑脸的回答:“一时情急,失礼了。”
    说着给墨君炎盈盈一拜,规规矩矩的行礼。
    谁知那人还是不打算轻易让步,他上次就看容谷不爽了,没有规矩不说,还乱了他们的汇报,没什么本事,满口胡话。
    这次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,又想哗众取宠。
    “你怎么每次都要来捣乱?”都没给容谷说明来意的时间,他就给容谷定了罪。
    说到这个,他义愤填膺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,可知扰乱救治,你该当何罪?”
    动不动就定罪什么的,容谷不胜其烦。
    原本他就不与同他争吵的,现在也想辩驳两句:“我不是来捣乱的。”
    “何况你们现在不就是在汇报嘛,我来怎么就成扰乱救治了?你现在救治谁了?”容谷气呼呼的反驳。
    这些人好大的官威啊。
    在他面前豪横什么,就欺负他是一个平头老百姓呗,说好的官民一家亲呢。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那人本来只是稍微有点看不惯容谷的。
    被他这么一怼,怒上心头,气愤难当:“只要你不捣乱,我们就能快点结束汇报,前去救治百姓,你耽误我们的时间,就是耽误救治。”
    那人列举出来,证明自己有理。
    他气恼不已,对比容谷那叫一个云淡风轻,轻飘飘的把他的话顶了回去:“那你现在汇报呗,我听着,不耽误你的时间。”
    明明就是他非要找自己的麻烦,挑刺吵架,最后还要怪他耽误时间。
    没道理到离谱。
    被反怼回来的那人气的不轻,却又找不到怼回去的话,只能生闷气,眼神凌冽的像刀子一样看着容谷。
    容谷仿若未察,不去看他郁闷的模样。
    还有人护短,对容谷这个外来者也是不满的,于是上前一步,向墨君炎请示:“此人胆大妄为,屡次闯进来扰乱汇报,还请殿下处置。”
    墨君炎看着容谷,心中有些纠结疑惑,上次他说要闭关,找自己要了些有关医书的东西,他前来江南带了不少,也就给了他一份,现在急冲冲的跑进来,还不知道所谓何事呢。
    他总觉得容谷很神秘,带着秘密,但是没什么坏心的。
    这群人也是,知道他进来了就要吵,吵又吵不过,就会叫他定夺的,天天上演这样的场面,好看吗?
    “一人少说一句,都退下吧。”墨君炎不想再看见他们争吵不休,吵得人头疼。
    被训斥退下的人,对容谷还是不满,朝着他冷哼了一声。
    墨君炎懒得理会他们之间的脾气,对着容谷询问道:“你这次找我又是何事?”
    要是还想上次一样,到最后问他为什么饭菜少了,他就直接将人丢出去。
    容谷不卑不亢的回答:“我上次说,我有办法治疗瘟疫是真的。”
    若这话是上次说的,大家还都信上几分,到今天还这样说,相信他的人就没几个了。
    没嘲讽几句,就是他们最大的仁慈。
    不嘲讽都是看殿下在这的缘故。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办法?”慕君炎直奔主题的问道,心中是怀揣着一点点希望的。
    他找自己要了医书,至少是能看懂的人才会要的吧,说不定他说的都是真的呢。
    容谷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递给墨君炎。
    “何物?”墨君炎看着瓷瓶没有接,但是内心十分希望他说出那两个字。
    解药。
    很可惜现实总是骨感的。
    “解药还没有研制出来。”容谷的话音刚落,就被一群人群嘲。
    这算什么,没有研制出解药来,又递给殿下一个小瓶子,闹呢。
    “既然没有研制出来,就不要来捣乱了。”有人很烦容谷的出现,不耐烦的驱赶。
    另外一人附和:“我们这么多人都没有研制出来,他能研制出来个什么?”
    “不过一小小布衣罢了。”还有人趾高气昂的,他们可都是经过层层筛选,万里挑一才进入到医者这个领域中去的。
    他们都没有什么进展,普通百姓也妄图研制出治疗瘟疫的药来,简直笑话。
    众人奚落的话,有些过了。
    端着自恃高贵的身份,到现在不也是没有进展,何必挖苦人家呢。
    但容谷身站在座位上,面上没有半分的不愉,通过上次的事件他明白,有时候就要靠实力说话。
    “这虽不是解药,但能缓解病情。”容谷大大方方的说着,好像不曾听到任何难听的声音。
    墨君炎十分的惊讶:“真的?”他有些欣喜。
    终于有进展了,好在没有把人赶出去,他选择了相信容谷,而容谷也没有辜负他的期待。
    “那你说说这是什么药理?”有些人明显不相信,怀着质疑的态度,对容谷发难。
    容谷淡定自若的解释了一番,他的用药可不是靠想象来的,而是钻研了所有的病患记录和医书结合的出来的结果。
    被容谷这么一解释,医者都觉得瞬间通透不少,明白过来其中的药理。
    该是可行的,有人点了点头,看着大家的反应,墨君炎看着药瓶心中欢喜雀跃。
    “那可有什么副作用?”墨君炎担心这个。
    容谷思索了一下,平静的回答:“按照我的预计,应该是没有的。”
    “不过还是需要试药之后才能确定,现在情况危急,患者不断的增加,药材紧缺,这药是针对这次瘟疫研发出来的,有缓解的功效。”
    容谷此刻的声音就像是林间的百灵鸟一样,让听到的人都觉得十分的动听。
    这可是他们的希望啊。

章节目录

虞鸢墨君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啃书网只为原作者恬酱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恬酱酱并收藏虞鸢墨君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