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闭上眼睛,他很疲惫,没力气跟我废话。
    我在他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,他闭着眼睛说:“你回去吧,坐一晚上很难受的。”
    “别,我没这么绝情,我把你弄进了医院怎么也要陪你一个晚上以示我的悔恨之心。”
    他唇角略略上扬,连笑都没有力气。
    护士很贴心地送进来一个躺椅,我能坐的稍微舒服点。
    我问护士:“他现在还痛吗?”
    “药水里有止痛的成分,不过肯定还是有点痛的,他的胃里现在连一滴水都不能有啊。”
    他真惨,二十四小时滴水都不能沾。
    “顾言之。”我说。
    他眨了眨眼睛表示他在听,我很小声的:“对不起啊。”
    他忽然向我伸出手,我想了想,把我的手递过去,他立刻牢牢地握住了。
    他的手好凉啊,像是从地底下爬上来的一样。
    我就是踹他一脚,让他差点就跌进到阎罗殿的那个人。
    我叹口气:“感觉就是左手握右手啊。”
    他终于睁开眼看看我,掀了掀唇角:“你是不是打算把我气死?”
    “你就算生病了,也别想占我便宜。”我把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来:“端茶倒水床前床后随便你使唤,但是我卖艺不卖身。”
    他翻了个身:“那你还是走吧,我现在不需要艺。”
    我当然没走,守到他的水挂好我才躺在椅子上睡去。
    虽然睡的地方肯定没有我家宽大柔软的床舒服,但是我太困了,睡眠质量杠杠的。
    只是觉得有双探照灯一般的眼神一直围绕在我身上。
    我是被来查房的医生护士给弄醒的,顾言之已经醒了,医生正在询问他的情况。
    “还痛吗?”
    “还有一点。”
    “这里?”医生在按压他的腹部。
    “是,这里。”
    “哦,你昨晚是急性肠胃炎,症状没有那么快消失,虽然不是食物中毒,但是知道你对这些东西敏感,以后就不要吃了。”
    “不可以练习吗?适应了就好了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医生有点奇怪:“腌螃蟹又不是非吃不可的东西。”
    “分甘同味啊。”
    “啊?”医生呆若木鸡。
    我赶紧从躺椅上起来:“没事医生,他在胡言乱语,他痛的精神不正常了。”
    医生跟我笑笑,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走出了病房。
    一夜过去,他的脸色好了许多,虽说还是没有血色,但至少不发青了。
    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还好。”他说。
    我摸摸他的脑袋,我辨别一个人是否健康完全通过他的提问搞的来判断。
    他额头微凉,我很高兴地宣布:“你没事了,我先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
    “我要回家刷牙洗脸,大哥,我在这里陪了你大半夜,睡的我腰酸腿痛。”
    我对他的愧疚,只有一夜,第二天就烟消云散。
    我不会蠢到因为这个就感动到痛哭流涕。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我的手机一直叮叮叮,我打开微信,那个璞玉又发了验证消息来。
    估计他的女朋友里从来没有我这样的,打算为他的女友队列里增添一个类型。
    我仍然拒绝,不管他请求多少次我都会一直拒绝,拒绝到他怀疑人生。
    当我蓬头垢面地打车到我家院子大门口,正打给筱安让他开辆家里的敞篷电瓶车来接我呢,却看到了一辆新款跑车停在那儿。
    我付了钱下车,不出意外地在跑车的车门外看到了那个璞玉。
    他一身运动装,黑色的运动背心加短裤,青春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。
    他还真是挺激进的,一大早就来我家堵我。
    他看到我从出租车上下来挺惊奇:“怎么,你那个前夫和你共度一夜之后都不送你回来?”
    “他废了。”我从他身边走过去:“如果筱安看到你一大早在我们家门口的话,估计你们连同学都没得做。”
    “一起去跑步?”他问我。
    我好笑的回头看着他:“你看我现在的状态可以跟你去跑步吗?”
    年轻真好啊,昨晚玩到这么晚,还有清早起床去跑步。
    “那,我们加个微信吧!”
    “不了。”我向我家大门里走去,头也不回地跟他挥挥手:“我对你不感兴趣。”
    “只是因为我是你弟弟的同学?”
    “也可以这么说,你还不具备让我有抵抗世俗偏见的吸引力。”我走进了我家大门,让保安送我进去。
    从花园大门口到里面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,我现在需要休息和进食,我累死了。
    我进家门的时候,他们正在吃早餐。
    估计以为我还没起,今天是周日。
    看我从大门口走进去,李姐惊愕地看着我:“小姐,你这是才回来还是早上出去了?”
    筱安从餐厅里跑出来,手里还端着杯牛奶:“姐,你什么时候出去的?”
    “顾言之食物中毒。”我言简意赅:“我送他去医院了。”
    “他干嘛不打急救电话要打给你?”
    “这个你干嘛要问我,你应该去问他。”我打了个哈欠:“李姐,我想吃馄饨,你帮我下一碗送去我房间,我先洗个澡。”
    “哎,好咧。”
    我扶着栏杆上楼,筱安一路跟着我:“姐,郭航约你去图书馆。”
    我困的快要死了:“拜托,我已经过了去图书馆约会的年纪。”
    “那就去看画展?”
    “No。”
    “看歌剧?”
    “No。”
    “姐...”
    “弟。”我站住了捧着他的脸:“我的亲弟,别管我的感情问题了好吗,我一个二十六岁的妙龄单亲妈妈,正炙手可热的,你还怕我嫁不出去?”
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,你应该谈一个甜甜的恋爱。”筱安的脸都被我挤变形了,但是他的眼神,又真诚又可爱。

章节目录

顾言之傅筱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啃书网只为原作者芭了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芭了芭蕉并收藏顾言之傅筱棠最新章节